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島引馬祖|We See Matsu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查看: 751|回復: 0

[馬祖文化] 馬祖舊時光︰青檀澳豆ㄍㄚ(圖/文:游桂香)

[複製鏈接]

1667

主題

1676

帖子

1萬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積分
11033
發表於 2019-6-11 20:16:52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voiceofmatsu.tw-2018-10-11_01-27-59_629059-.jpeg

馬祖的歷史在進入中華民國之後的百年來,曾經有過沒有立法委員、大多數民眾也不知縣長姓啥名啥的年代,然而,究竟是那時代,還是現在比較幸福?我想沒有人能夠說得明白,因為那時候人們關心如何填飽一家人的肚子比起有立法委員更重要;田裡的蕃薯、豌豆長得好比縣長是誰也更重要。但,曾幾何時,有了立法委員、用選票選出了一任任縣長之後,田地已不再長出蕃薯、豌豆…了,它長起了一棟棟違章建築,種田那些事兒註定要被遺忘了,所以,照片中這形狀有點怪的東西你認得它嗎?


一個閒適的秋日午後,突然興起一個念頭,從福澳走到青壇,走向依嬤的娘家,那一條我小時候常常和依嬤一起走過的小徑,那條我小時候又愛又怕的崎嶇小徑,就在凱翔客棧的後方一路向上蜿蜓到青壇澳,在大人的口中有許多狐魅鬼怪故事的小徑,荒廢了許久之後的小徑,更讓人覺得一定有更多狐魅鬼怪出沒,但我已經不再害怕了,因為我知道除了「人」,再沒有什麼更可怕的了。



想當然,青檀也已非我印象中的面貌了,一部份的梯田已是荒煙蔓草,一部份田地堆滿了建築廢料以及工程車,我找不到表舅家那些曾經一年四季長出許多不同糧食的美麗田園,淡淡的哀愁湧上心頭,只有那幾棟陳舊的石頭老厝或能寬慰些許的歲月鄉愁。木板門敞開著,如同我小時候一樣,我也就抬腳跨過門檻踏了進去,這讓我想起一句成語「侵門踏戶」,有點赧然,但主人說「請進!請進!」,原來林宜寶先生兄弟不捨老屋傾頹,正在屋裡自己DIY修起樓梯、隔間和樓板,在他們的帶領下我東看看西摸摸的,看到一件東西特有意思,竹、木複合材料,於民國四十三年製成的,我還沒出生哪!


但我識得它,它叫做「豆ㄍㄚ」(這ㄍㄚ字的發音和開瓶器的音一樣,有撬開的意思,馬祖話有音無字)。早年馬祖人以蕃薯為主食,種植蕃薯是主要農業活動,每年9月10月間,是蠶豆、豌豆種植期,但蕃薯還未成熟收成,農人們便用這豆ㄍㄚ在蕃薯「園ㄊㄧㄤ(也是有音無字,畦的意思)」旁撬開一個小洞,埋入蠶豆、豌豆種子,讓二種植物在同一畦上生長,待到蕃薯成熟時,豆苖也有20來公分高,用鋤頭挖出蕃薯的同時,把土掩向豆苖的位置,就變成以豆苖為中心的新畦,再過一些時日豆子也可以收成了。


在蕃薯還是主食的年代,有田地可以種植的人家就算是好人家了,家長為女兒定親時,這樣的人家是首選,因為有地種植作物就不會餓肚子,雖然要辛勤工作,但比起沒有田產的,總是生活穩定一些。種蕃薯的活是年年週而復始的,冬天收成時就要選種,把肥壯的、長相好的蕃薯留作種謂之「蕃薯母」,家裡的地板下挖一個窖子,一個個輕輕放進窖中,不使其表皮受傷以免影響來年發芽,其餘的刨成簽曬乾當糧食稱作「蕃薯米」。過了多雨的清明、穀雨,節氣到了立夏取出蕃薯母種下,經過小滿到芒種,蕃薯藤長到人雙臂張開的長度(馬祖話音欠)以上,剪成每25公分一段的「蕃薯栽」插枝種下,喜旱不喜濕的蕃薯就在夏季裡努力生長,人們要看它生長的狀況,在適當的時間施肥(從前都是天然肥,雖然很臭但人們辛勤挑糞施肥)、到海邊擔沙來灌、在藤亂竄時要檢藤不使著根,然後畦邊ㄍㄚ個小洞種下蠶豆、豌豆,冷鋒來到,蕃薯已從蕃薯仔長成蕃薯母……。



在蕃薯還是主食的年代,肉類是非常昂貴的奢侈品,過年過節才得解饞,於是,蠶豆、豌豆、茄子、葫瓜…等就是重要的副食品,補充了缺少動物性蛋白質的營養,也豐富了人們餐桌上的菜色。


蕃薯和豆子們種在同一畦,以前我一直以為是農人為節省時間、空間的智慧,後來才知道,這裡面是有生物學知識的,因為豆科植物能夠與根瘤菌(Rhizobia)共生,將空氣中的氮固定下來,供給植物利用,是為「固氮」,在肥份不足的時候,可以藉由種植豆科作物來補充田地中的養分,蕃薯成熟階段最需肥份,豆科植物提供了。瞧,農人的智慧豈容小覻?我依公、依嬤沒讀過生物學,但連孔老夫子都曾說「吾不如老農」「吾不如老圃」,所以,這個豆ㄍㄚ還真是個令人尊敬的農具喔!

昔日馬祖農民和農地老照片,均攝於民國53年,地點不詳:






攝於民國40幾年,背景是山隴的水田
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手機版|黑名單|雲帆萬事屋  

GMT+8, 2021-11-27 07:08 , Processed in 0.065265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Yvonne's House X3.3

© Since 2019 We See Matsu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